用戶名: 密碼:記住

山村艷事全文閱讀

欲火焚身 (禁忌之一):欲火焚身 3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欲火焚身 (禁忌之一)在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

    「我啊」她邊輕吟邊說道:「我門還是不要做愛好不好?」她全身輕顫著。

    雖燃做愛是他提出的,她是屬于被動的一方,但是她就是覺得這樣一來,她收留他的動機好象是養欒童一樣!

    「為什么?」他的大掌襲向她柔嫩的右X,在玫瑰色暈R上捻弄著。

    「呃」她被X前傳來的火熱電流給震得宛如痙攣一般。「啊啊」

    夏朵想要告訴他自己的想法,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,只能承受著他的魔掌、他的唇舌在她X前所引燃的火苗。

    「妳是不是覺得我的技巧很差,所以不想跟我做?」黑翼揚抬首問完,又埋首回她X前,先是深深吸聞著她的芳香,然后再重回她尖挺的左X,由峰底旋吻至她艷紅的嫩蕊。

    「不啊」她被他的挑逗弄得無法言語。「我不是啊我是」

    老天,她究竟在說些什么?

    她想跟他說的是,她不是因為他技巧太差,所以才不跟他做,而是

    他的技巧似乎好到一點也不像是「五歲多一些的小男孩」,輕松無比地就挑起了她的欲望。

    跟一個五歲多的男孩做愛?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!這心結,實在讓人很難突破。

    「妳一定是因為我的技巧太差,又不好意思告訴我,對不對?」黑翼揚在說完話后,巧舌又從她的瑰蕊滑旋下她綻放的蓓蕾,不停含玩舐弄著。

    「不是」天,他怎么又是一副自尊心受創的樣子?每一回她都被他這種神情吃得死死的。「啊啊」她實在很想解釋清楚,偏偏他的舉動又不斷地持續著,害她不停地嘗到有口難言的滋味。

    「不然呢?」他趁著問話的同時,將唇和手改向,唇移吻至她豐盈嫩美的右X,手則撫弄著她紅艷暈人的左X。

    「你才啊」說話說得如此痛苦,夏朵真想一口將自己的舌頭給咬斷。「你才五歲唔」說著話的同時,她感覺全身都因他的舉動注滿高溫熱流。

    這是她始終無法接受的事實!

    「妳可以想象我不是五歲!」黑翼揚輕笑道,唇舌撩撥愛撫著她尖聲的政瑰花蕊,在其上兜轉戲玩著。

    她也真是的,他都已經表現得那么不像五歲了,她干嘛還要一直覺得他是五歲?

    稍稍有智能的人應該早要看出其中的蹊蹺了!真不知道他為什么會對她情有獨鐘!

    「可是這種事不是想象就可以的啊!啊」夏朵一邊堅持,一邊柔吟著。「唔你明明就只有五歲」感覺到他投S而來不茍同的目光,她只好又加了一句,「好吧!五歲多一點!啊」

    黑翼揚差點被她打敗。真不知道她為何這般固執,現在他開始慎重考慮是否要告訴她事實真相!

    「妳真的這么介意?而且沒有辦法想象?」黑翼揚以雙手輕攏慢捻著她嬌挺的雙婁,眸子則直直瞅視著她。

    「啊」夏朵也不知道自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竟然樂在其中,卻又猛力抗拒。「對我們不要不要做了好不好?」

    她真的不想讓自己犯下誘奸「未成年少男」的罪名!

    「好。」黑翼揚的「好」是說給自己聽的,他的雙手仍末停歇地在她柔軟卻高挺的雪X揉弄摩掌著。「若是我跟妳說,我其實不只是五歲呢?」

    「我已經知道你不只是五歲了啊!」夏朵白了他一眼,說出讓他啼笑皆非的答案,「我很清楚,你比五歲又多那么一點點年齡。」就像她剛剛說的,人都會長大,他當然不可能永遠都是五歲。

    黑翼揚得很努力克制,才能不笑出聲音來。「我不是小男孩了,朵朵,妳難道看不出來嗎?」說話的同時,他的大掌整個包覆起她渾圓的椒R,輕輕柔柔地按摩撫弄,來回繞旋著圓圈。

    「看啊」夏朵凝視著他一會兒,「外表看得出來。」頓了一下,她又說道:「問題是,你的內心明明就是小孩子嘛!唔」勉強說

    完,她又被他撩人的愛撫弄得無法言語,只能不停地吟叫著。

    聽了她的話,黑翼揚有種要昏倒在地的沖動。

    他的演技難道真有這么好?他以為自己已經露出不知道多少破綻了,她怎么還會看不出來啊?

    「我不是小孩子了,我的小花朵兒。」黑翼揚愛憐地喚著她,想要跟她解釋清楚。

    很久以前,他就不只是想稱她為朵朵了,他想要以一種唯有他才有的稱呼方式喚著她。

    「你啊」夏朵感覺他的手滑撫下她的小腹,然后開始解著她的長褲。「你明明是」

    從他在海邊被她撿回來至今,一直都是小孩子啊!怎么突然間就變不是了?這怎么可能?

    《欲火焚身 (禁忌之一)》山村艷事全文閱讀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 : http://www.vvysyg.icu/shumu/1820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欲火焚身 (禁忌之一)章節目錄       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体育彩票最晚购买时间